AGV的时代更迭,AGV的发展趋势

AGV机器人 42℃ 0

资料来源:性别平等和公平研究所

新中国的历史对1976年有着特殊的感情。这一年,世界变了,唐山大地震,吉林陨石,伟人去世;这一年万象更新,“四人帮”被彻底粉碎,中国社会开始拨乱反正,逐渐走上发展的快车道。也是在这一年,在北京的一个四合院里,起重机械研究所研制出了第一辆AGV。虽然这款自主移动机器人汽车的问世比西方慢了23年,但其意义依然重大;直到1991年中国科学院沈阳自动化研究所接手金杯总装项目,中国才完成了AGV从实验室样机到一线产品生产的转变。从时间轴上看,在新中国工业转型的几十年间,AGV的历史充满了困惑、探索、失误和成功。随着市场和技术的快速发展,资本和政策的贡献,不同的爱恨情仇在背后上演。新中国已经到了转型的深水区,AGV即将迎来自己的成熟期或洗牌期。本文通过市场上主流AGV导航模式的演变,分为四个部分:两个变化和两个趋势。

1991 ~ 2012:磁条车从零开始

2012~现在:从Kiva 到SLAM car 的迭代

变化趋势1: 硬件同质化软件爆炸

趋势2: 数量开始

 
价格下跌

1991~2012:磁条车从无到有

和新中国的其他工业设备一样,AGV的发展离不开国外品牌的学习、重组和创新。有两个,一个是NDC,一个是明殿。在此期间,明典屋对中国市场的影响最深。

自1991年以来,自动导引车(AGV)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但当时各大研究所,甚至衍生出来的机器人公司,如宋新、昆川、机电等,都把目光放在了激光无轨AGV上。当时,他们主要代表美国的丹纳赫产品。

(注: 科尔莫根于2001年收购NDC,丹纳赫于2005年收购科尔莫根。)

然而,从1991年到2005年,经过十几年的R&D投资,这种带挡板的激光AGV的高价导致激光AGV在整个中国市场的接受度很低,除了少数高端厂商之外用处不大。即使NDC与宋新、昆川、机械事业部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整体市场也不大。

这时候,AGV的发展极其缓慢。

直到明亮的电屋出现。成立于1897年的日本巨头在中国推出了磁条AGV,这是一条需要在地面铺设磁条以保证AGV运行轨迹和精度的技术路线。其优点是精度高,技术成熟,满足更多的应用场景。因为有磁条,对通用控制系统的要求不是特别高,比同期的激光路线更实惠。

但明电之家在国内没有子公司,而是采取代理模式,因此在华南地区衍生出了靖远、远能、加藤、嘉顺、欧凯、肖华等一大批早期AGV代理商,磁条AGV开始流行。但当时机构的明典社磁条AGV小车还在高端装备,有几十万、二十万。

直到2012年,家电行业率先爆发。美的、海信、海尔在扩大产能的同时要求更低的价格,华南地区的AGV厂商适时推出了自己的产品。事实上,在长期的代理生涯中,硬件产品不断被分析,价格持续下跌。最后肖华忍无可忍,压死了骆驼,明典在中国的生意继续走下坡路,不再勇敢。

之后汽车行业爆发,国内磁条车暴涨,惨遭灭顶之灾。即便如此,利润空依然存在。

2012~现在:从KIVA到SLAM的迭代

亚马逊在2012年收购了KIVA,这成为当年的一个历史性事件,沸腾了整个AGV行业。用于服务汽车、家电行业的AGV小车,不仅改变了全球物流体系,也在一定程度上启发了未来的自动驾驶技术。做出突出贡献的Kiva从那以后一直专注于亚马逊,敏锐的中国企业家和工程师也迅速跟进。

2014年,快仓成立。2017年3月29日,快仓完成对菜鸟和软银投资的近2亿元B轮融资;2015年,雍正成立了集智佳。2019年7月,Geek+完成了由GGV ggv资本和D1牵头的超过1.5亿美元的C1回合主融资,正式跻身全球独角兽行列;2014年,Hikvision开始孵化类似场景。2016年正式分离机器视觉业务部门,成立杭州Hikvision机器人。

感谢KIVA,也感谢海康。之前的吉之佳和快仓只是模仿KIVA,主要是和阿里合作,在电商领域大力扩张。但电商薄利多销的本质与AGV冲突,使得毛利如此低的电商仓储投资于无人仓储。衍生的投资回报只能是中间商与消费者现金流和设备制造商之间的长期投资的差额,这显然不是

而且阿里的订单也不足以支撑KIVA类企业的生存。

直到海康被大面积推向工业制造领域,AGV的新大门才打开。大家都在疯狂寻找华南、华东、华北、汽车、纺织、半导体等市场,AGV开始高速爆发。

但此时,新一代的SLAM导航正在悄然兴起,它是一种不需要任何地面标志,不需要改造环境,依靠AGV自身与各种传感器进行路径规划和自主避障的技术。刚开始并没有露过面,但被发现后,就成了泛滥金山的趋势。

2015年,王永振刚刚在哈尔滨工业大学读完硕士。此时,斯坦德机器人还只是一个10人的创业团队;2016年,浙江大学教授熊荣途经郭子、南江,正式成立嘉智科技。此外,蓝芯、仙芝、高县等一大批企业也破土而出。

然而,最新的不一定是最好的。确实工厂需要更新,但SLAM导航毕竟只是短短几年的时间。目前可以看到市场趋势是二维码逐渐取代磁条,成为主流。SLAM导航何时会取代二维码而成为主流还不得而知。

【/s2/】在日本,主流还是磁条导航车,很能说明问题。

变化趋势1:硬件同质化

 
 
软件爆炸

 

AGV导航技术的演进,不仅让厂商们换了一个又一个,也彻底暴露了一些问题。在AGV从单机自动化到全厂信息化的应用过程中,关键在软件部分,包括车辆控制系统和主控系统(后台调度系统)。

因此,明典失去了市场份额,但以软件控制为主的kolmorgen NDC系统在中国获得了越来越多的市场份额。截至2017年底,科尔莫根在中国的合作伙伴已扩展至15家,包括宋新、昆川、机械、今日国际、安徽合力、广东加藤、杭叉集团、豪达智能、JD.COM、上海李诺、东捷智能、欧凯、亿丰等。

硬件门槛低,所以软件定义利润的时代即将到来。

目前AGV调度没有开源软件,所以每个算法都不一样。一般来说,除了像NDC体系这样的外包,有两种类型,即从底层建设。自主研发的优势是未来可塑性强。但依靠自身实力,生产出来的产品参差不齐。简单来说,只能首尾直行,在路口停车,而优秀的企业可以改变路线选择,智能控制车辆。

在电子商务环境下,Kiva的调度系统处于世界领先地位。目前,Kiva后台调度系统可以同时调度数千台AGV。在工业场景中,kollmorgen的NDC8经典AGV调度系统的单个系统最多可以实现120台。目前,国内合作伙伴在轮胎行业实际实施的单体系统约有50个。

而中国才刚刚起步,自从二维码导航之后,国内的AGV创业团队主要是基于学院的技术路线,并且是能够赶上软件算法的。熊荣教授在这里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从郭子、南江到嘉智科技,浙大的背景不仅生产各种控制产品,还为整个行业的发展输送了大量人才。

此外,来自哈尔滨工业大学的Steiner机器人拥有自己的FMS智能调度系统,现在已经有20个工业场景,但在模拟实验场地可以实现上百个。此外,清华、北航等一大批知名高校也培养了许多优秀人才和企业。

然而,优秀的软件算法应该是自下而上的。新中国工业软件的基础还是空白色,基础是空白色,意味着只能模仿。模仿明典还是可以创新的,但是模仿NDC和KIVA只能永远模仿。

2018年爆发的贸易争端,把这个软件问题提上了新中国的议事日程。有多严重?比如在中兴事件中,美国软件EDA公司CADENCE率先响应美国商务部2018年4月的号召,率先表态,给中兴一个冷箭,随后获得国防部2400万美元的拨款。

现在中兴解禁了,但是很少有人知道,虽然中兴每年进口670亿美元的芯片,如果采购清单上的几百万个电子设计软件被停用,那么几十亿个芯片也只是硅石。然而,芯片,如现场可编程门阵列,数字信号处理器和传感器是我们的限制。中兴事件、华为事件让政府真正从意识层面意识到,所谓的全球产业分工开始进入调整期。中国人再一次看到了站在世界之巅的希望,第一次在庙堂之上、远离河湖的地方达成了共识:“科技兴国”,重新审视了以往有所为有所不为的战略决策。

随着互联网从消费走向产业,可以预见整个软件行业将发生巨大的变化。

趋势2:数量在起始价处下降

管中有云:市场中的人可以知道如何应对混乱,知道多少。

“十几年前,当磁条AGV开始在汽车行业流行时,十万辆并不是问题。现在磁条AGV的价格能达到几万几分,就算很好了。”远能董事长彭华明在烟雾中摇曳。

既有中国人喜欢赚快钱的性格,也有市场经济中的行业周期性和产品周期性,二者相互印证,相辅相成。

(从经济学上讲,行业的周期性具有普遍性,而周期性行业主要针对与经济波动相关性强的行业,其中典型的周期性行业包括大宗原材料(如钢铁、煤炭等)。),建筑机械、船舶等。建筑机械将间接影响工业设备,如 AGV ,但作为产品,AGV有自己的时代)

移动创造价值,AGV取代人的脚。所以从理论上讲,AGV和机械臂的市场容量几乎是一样的,机械臂可以产生大量的巨头企业。AGV没有理由空白。因此,整体来看,AGV的市场还处于成长期,在很多行业还没有大规模应用。

虽然AGV对非标车有需求,但如果工厂的环境改造一下,可以大规模复制粘贴,所以目前大家都在挖掘市场和应用。如果一个客户的场景制作成功,就有可能在国内市场垄断同一个场景。

随着行业的发展和成熟,利润将继续下降。目前磁条车已经非常成熟,利润已经被挤压到最低。二维码汽车目前正处于全盛时期,已经成为替代磁条汽车的主流。SLAM导航模式仍处于高速成长期。虽然技术路线先进,但市场接受度有待验证。[/s2/]

未来AGV会如何发展,就像薛定谔的猫,没人敢断言。

转载地址:https://www.mingyujixie.net/agv/1143.html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