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动力首席科学家张兼维院士接受新京报采访

AGV机器人 45℃ 0

6月6日,汉堡科学院院士、人工智能机器人权威专家、《中国动力》首席科学家张兼维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陈琳采访时,向高考学子发出了一条信息:无论结果如何,只要我们坚定终身学习的信念,每个人的成功之路都会是多元多彩的。


以下是原采访:

 

物质上的贫困激发了我充实精神的欲望。

新京报:你上世纪80年代参加高考。当时的教育情况如何?那时候,考上高中的初中生不多。你是怎么做到的?



那时,没有电视和电脑,甚至书籍也很少,但我们也可以享受大量的户外游戏。物质资源的匮乏也激发了我充实精神的欲望,我的兴趣也一直从心里涌出。比如假期读唐诗宋词,试着自己写;喜欢解决一些有挑战性的物理和数学问题;探索嵩山的地理结构等。,并从中获得源源不断的精神源泉。

 

新京报:那几天你是怎么学习的?如何准备高考?到目前为止,你有过令人印象深刻的经历吗?

那时候不像现在,没有课外辅导班,甚至几乎没有辅导书。我们主要依靠学校的课程和做一些基本的家庭作业。课后,我努力探索和拓展自己的学习能力。比如在有限的条件下,我学习一些高等数学,我试着给自己提一些问题。当考题不难的时候,我会给自己设置一个挑战,看看自己能不能在考试中出错。如果完成了,就进入另一个挑战,和同龄最强的数学爱好者竞争奥运会。当时没有人强迫你这么做,纯粹是出于你自己的利益。

高考成绩给了我在所有大学选择任何专业的信心。

新京报:你是一直瞄准清华的高考,还是有其他选择?

高考前,其他名校提前上门录取,并提供奖学金等优惠条件。然而,我并没有动心,但我还是想迎接高考的挑战。我坚信,通过高考,我能发挥出最大的创造力,无论结果如何,我都会在未来找到一条丰富多彩的成长之路。

新京报:你考上清华的时候,是怎么考虑选择计算机专业的?这个专业在80年代应该还是走在前列吧?

高考在不知不觉中结束了,当时我的内心是充实而平静的。高考成绩公布后,我非常激动。郑州排名第三,当时也在报纸上出现过。这个成绩意味着我可以选择所有大学的任何专业。期待向清华名师学习,与各省市最强同行比肩学习。

当时,计算机是一个新兴产业。基于我自己对未来的估计和感受,我认为计算机专业可以代表未来的技术,也可以让我发挥我在数学和物理方面的特长。与此同时,我期待着迎接未来世界更大的挑战。



张兼维(左三)在智能机器人和系统国际会议上(2015年,IROS)。

 

进入空机房前,运行几次程序。

新京报:1986年,你以清华大学计算机系第一名的成绩毕业。你在清华读书期间是怎么学习的?进入大学后,有没有让你印象深刻的事情或者对你影响深远的老师?

大学毕业四年,成为清华大学计算机系第一专业,被学校推荐考研。2004年10月,当我回到母校清华时,计算机科学研究生院邀请我作为他们组织的“计算生活”系列讲座的第一位嘉宾。我和计算机科学与技术楼的师生进行了三个小时的讨论,回忆了我在清华的生活,分享了我在德国学习和工作的经历。

80年代我在清华读书的时候,同学们发现了很多照片和年级册,采访了当时的同学和班主任,还拍了视频。他们用一段非常专业的对话进行采访,让我觉得自己找到了大学时代的青春。1985年,我第四年被推荐为直接博士生。我的老师张铙钹院士给我讲了一个题目:“在大钢琴里移动”——如何用最优算法求解任意房间多自由度钢琴的自动运输路径。从此,我认识到多学科协作的意义,开始了人工智能与机器人融合的研究之旅。在过去的30年里,我所从事的信息产业在世界和中国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还记得刚写完论文的时候,看的第一篇论文是从马松德老师(后来从科技部副部长的岗位上退下来)家里拿的厚厚的《机器人与自动化》印刷会议纪要。那一年,马先生是国内唯一一个参加国际会议的人,他把会议资料背得滚瓜烂熟。有趣的是,30年后,我是国际会议的主席。

90篇论文和视频、51份研讨会材料以及会议报告的所有视频都放在拇指驱动器中。当时我的论文是用打字机写完的,在读研究生之前都不能在苹果电脑上写。那篇论文的程序是在我穿着白大褂带空调音室的时候,用PDP-11的滚动黑白屏幕调整的。那时候空调房不是想什么时候进就什么时候进,一周只能登记6个机时。每次启动电脑前,都要在脑子里试着运行几次程序,只为了充分利用宝贵的机器时间。



张兼维院士作为科学家的评委,参与了《大才子》前六集的制作。

 

滥用技术的后果是非常严重的,但是我们不应该因为噎着就害怕技术。

新京报:1989年,你在清华获得了人工智能硕士学位。那时,人工智能的概念还很遥远。你为什么选择这个专业?

我的梦想

新京报:当时从中国留学德国是什么体验?在德国有什么让你印象深刻的事情吗?

1989年,清华大学推荐我去德国深造。为了尽快进入这个行业,我在毕业前就拿到了工作机会,但要想顺利进入工作岗位,我必须在一个月内用德语写完博士论文。为此,我没日没夜地专心学习,每天只睡两三个小时。一个月后,我顺利毕业,并在规定时间内入职。

在德国,我遇到有人举着牌子抗议机器人的发展。这一幕发生在2015年,第27届智能机器人与系统国际会议(IROS 2015)在德国汉堡举行。当时我是主席,我带着我们的机器人去找当时的汉堡市长斯科尔斯先生(现德国副总理)。市长被我说服了,慷慨地把汉堡宏伟的市政厅借给我们作为会议开幕的地方。会议确实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但在会议期间,一些公众突然来到大厅前高举横幅,发起抗议游行。抗议者来自一个和平主义组织,他们担心机器人研究协会会被军方资助和使用,担心机器人会在科幻小说中控制人。

仅限机器

新京报:又是高考。你对即将参加高考的孩子有什么建议?

每个人都有可能在每个时间段、每个细分领域取得最好的成绩,成为冠军。

在人工智能时代,光靠推断知识是不够的,甚至还要举一反三。最重要的是掌握人工智能所不具备的能力——外推和创造,以及训练和模拟练习所不能达到的知识。未来这种智慧教育的趋势会越来越明显。

所以,我也建议高考学生多放松,多积累能量,为自己创造一个发挥能力的氛围。就像考试跳水一样,充分相信自己积累的知识和技能,这样才能集中精神,永不慌张。

祝每个孩子在高考中放松心情,享受过程,充分发挥自己最大的创造力。无论结果如何,只要我们坚信终身学习,每个人的成功之路都会是多种多样、多姿多彩的。

给考试学生的信息。

每个人都有可能成为每个细分领域的冠军。


轮廓

 

张兼维[分区][/分区]

汉堡科学院院士,人工智能机器人权威专家,原动力首席科学家。


1963年11月生于河南郑州,以高考郑州第三名的成绩进入清华大学计算机系,专业第一名毕业。他在清华获得了人工智能硕士学位,被学校推荐去德国深造。他的人工智能梦想在清华扎根,在德国萌芽。

 

在德国期间,主要从事感知学习与规划、多传感器信息融合、仿生控制、工业4.0中的智能技术、服务机器人、医疗康复机器人等方面的研发工作。现在他正牵头中德联合研发重大跨模态学习项目。2014年当选德国汉堡科学院院士。2019年入选清华大学优秀客座教授。

« 上一页12 下一页 » 查看全文 »

转载地址:https://www.mingyujixie.net/agv/1530.html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