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吉祥:评波士顿机器人的市场价值和研究方向

智能物流 34℃ 0

 

 

近日,中国通信行业知名观察家、智能互联网研究专家、工信部高质量发展高级顾问、互联网科技评论家v .向立刚先生对波士顿机器人进行了犀利点评,并基于波士顿机器人的市场现状和研究方向,引申出中美科技竞争必将失败的结论,在互联网上引起巨大反响。考虑到波士顿机器人也在寻找物流领域的应用场景,波士顿机器人在智能物流爱好者中拥有庞大的粉丝群体,所以老王将加入其中,为波士顿机器人的发展做一个简短的点评。

 

首先转发项立刚先生的主要观点如下:

 

我相信中国和美国在科技竞争中最终会输,波士顿动力机器人就是最好的证明。

 

1.第一眼看上去会很震撼,眼花缭乱,不怕踢,不怕打,还能回头空,好像很厉害。为了达到这个水平,投入了大量的资金,在硬件上提供了大量冗余的技术支持。大大加强了难度和成本,怎么办?主要用于表演。

 

2.波士顿动力机器人的客户不是市场,而是投资者。如何炫一炫,让那些学经济学的投资者惊得喘不过气来,实用一点,根本不在乎。最后,成本仍然很高。产品没有解决问题的能力。

 

3.低成本必须是产品能力之一。用最合适的产品,成本最低一定是大多数产品和技术的方向。一个5万元的机器人就能解决问题,自然比50万元更有竞争力。产品不需要惊讶,只要实用就行。

 

4.波士顿动力最便宜的价格是几十万美元。一年一个市场只卖几台,七年全球只卖几百台。波士顿动力的市值已经跌到最高点的1/3,也说明了这个问题。这家公司既不是toB也不是toC。它是一家面向投资者的公司,一家面向投资者而非市场的公司。

 

5.这种思维在美国不仅是波士顿的力量,也是所有产品的力量。另一个典型的例子是F35,它原本想取代F16进行大规模部署。结果就是功能越来越重,价格越来越贵,飞机越来越脆弱,以至于军方想要放弃。

 

6.在机器人领域,美国不是中国的对手。在中国广泛使用的时候,美国产品还在表演空翻。这是不同的选择,也是决定未来成败的决定性力量。

 

7.我送了一批波士顿动力机器人,还在翻筋斗七年,卖给了不知名的车主。还有人骂我。骂我的都是大傻逼!文科生,初中文化程度。

 

8.波士顿动力根本不是基础技术,是典型的应用技术,用来模仿人解决实际问题。和基础材料完全不同。应用技术必须在大规模使用中不断改进,包括基本算法。

 

老王简要评论如下:

 

1、从市场角度分析:

 

从市场的角度来看,老王非常赞同向立刚先生的观点。市场现实残酷,他不相信酷。像波士顿机器人这样属于人工智能三大流派的项目,是基于“感知~动作”的智能仿真方法,研究方向是模仿人和动物的行为。

 

波士顿机器人研究所付出了巨大的研究工作,做了大量的实验和测试。因为很酷,尽可能模仿人和动物,机器人的生产和使用成本大大增加,很难在市场上推广应用。

 

特别是波士顿机器人选择了物流作为其应用场景,而不是人类搬运箱子,这让我更加不乐观。这种操作场景本来可以用一个简单的机器人来完成,但是成本这么高的波士顿机器人属于脱裤子放屁,也是大材小用,没必要。

 

市场上的残酷实践也证明,波士顿动力项目是失败的,在全世界都有很高的声誉。波士顿动力一次又一次被卖出,估值越来越低。

 

波士顿动力公司于1992年从麻省理工学院分离出来,并于2014年被谷歌以30亿美元收购,但不到三年,谷歌的母公司Alphabet就将其出售给了软银。现在,软银以1万亿韩元(约9.17亿美元)的价格将其持有的波士顿动力公司80%的股份转让给了韩国现代汽车集团,而交易完成后,软银通过其子公司保留了波士顿动力公司20%的股份。与7年前相比,波士顿动力的估值并没有提高,反而缩水了近63%。

 

波士顿动力于2020年6月开始销售首款商用机器人Spot,并计划扩大Spot产品线。但是,波士顿动力一直面临着商业化的问题,不仅华而不实、价格昂贵,而且离商业化还很远。

 

2.从研究方向分析

 

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技术的研究和应用有三个学派:象征主义、联结主义和行为主义。波士顿动力学是行为主义学派,也是老王最不看好的研究方向之一。老王认为最有前途的学派是联结主义。

 

简单来说,联结主义利用人工神经网络研究人工智能,为人工智能研究开创了一条新路,在图像处理、模式识别、机器学习等方面具有诸多优势。是目前人工智能的主流流派。

 

老王认为,研究人工智能和机器人应该充分发挥机器的优势,而不是模仿人和动物。与人类相比,机器有许多优点。比如,机器大脑软件系统可以通过物联网实时互联,而人脑信息无法实时互联连接,只能用低效的语言、视觉、文字进行交流;人的感知范围受到眼睛和语言的限制,而机器人系统可以安装数千个摄像头、语音传感器、温湿度传感器等。随意,远超人类的感知能力,与各种产品随时互联形成网络。至于机器人的搬运、运输、分拣、移动等功能,远远超出了由有机物构成的人类。

 

所以,机器人最应该模仿的是人的智能,而不是人的结构、行为和功能。从市场的角度来看,以模仿人的结构、行为和功能作为研究方向肯定是低效的。机器生成的目的是超越人类的能力。我们希望机器人有自主和自动化的能力,但它们不能产生感觉,有自我认同,知道我们在命令管理和使用它们。

 

在实践中,我把各种具有感知决策能力的物流自动化系统看作机器人。机器人不一定要像人一样塑造,但具有感知决策的大型智能自动化系统更像是复杂的机器人系统,而搬运、分拣等智能机器人更像是大型机器人系统的智能单元。

 

甚至我认为我们应该更加重视软件机器人的研发。硬件机器人可以代替人类的体力劳动。软件机器人将取代人类通信(智能客服系统软件机器人)、人类调度(调度和执行软件机器人)等。,并且将来还可能取代许多其他人类脑力劳动。这更有意思!

 

但我不同意向立刚先生的结论,从波士顿机器人市场表现来看,美国在中美技术竞争中必然失败。中美科技竞争的结果取决于很多因素,美国能够容忍波士顿动力这样在市场上似乎没有前景的研究,可能也是美国科研技术发展的可怕之处。

 

3.从人类的好奇心和兴趣来看

 

从人类的好奇心和兴趣来看,我并不排斥人工智能行为主义的研究方向,支持像Boston Dynamics这样的机器人的研发,喜欢看这样的黑科技,喜欢看机器人跳舞、跳跃、爬山......

 

老王也认为,波士顿机器人等产品未来可能在军事领域和需要特殊危险的场合有很大的应用,这些特殊领域的特殊应用不能按照市场价值来考虑。

 

另外,科研不能务实,而作为纯研究,就不用看市场了,很多没用的研究还能好玩?我们谁也不知道,一些看似无用的研究,在未来取得突破之后,还会有用。

 

就像法拉第表演他的圆盘发生器一样,一位女士问:“法拉第先生,这个东西是做什么的?”法拉第回答:“夫人,新生婴儿的作用是什么?”

 

如果没有生存的烦恼,一群人可以保持好奇心,做纯粹的研究,玩得开心!中国也要培养一批有趣、纯粹、好玩的科学家。成功的研究项目不能全部用金钱来衡量!

 

我们都知道从互联网上赚很多钱的大咖,比如扎克伯格、马云、马、刘等等。但是,知道互联网发明者的人并不多,因为互联网的发明者把发明专利免费分享给全人类,并没有从我们这里赚钱!!.........

 

对研究的兴趣一定不能被市场所左右,成功的价值一定不能只用金钱来衡量!!!

 

转载地址:https://www.mingyujixie.net/zhineng/927.html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