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动驾驶计算平台大有可为,多方势力掀起布局热潮

智能化 33℃ 0

  近年来,全球掀起了一股自动驾驶热潮,无论是传统车企,还是科技企业,甚至很多初创公司都竞相加入这一行业赛道。进入2021年,自动驾驶热度不减,且“吸金”不断,据不完全统计,从今年年初至今,自动驾驶行业投融资事件超过50起,投融资金额近1000亿元,已超过2018年,达到历年最高值。

  在此背景下,自动驾驶技术快速发展,越来越多的企业已经朝向高阶自动驾驶发力。而在这一过程中,作为自动驾驶汽车运算决策中心的车载计算平台,作用正越来越突出,逐渐成为包括整车企业、零部件厂商、科技公司在内多方势力的关注焦点。

  自动驾驶计算平台前景可观,多方势力争相布局

  如果说雷达、摄像头等传感器是自动驾驶汽车的“眼睛”,那么自动驾驶计算平台便可谓它的“大脑”。车辆有了“眼睛”之后,更重要的是运用“大脑”不断地计算处理数据信息,从而作出最正确的决策判断,不仅如此,“大脑”能力的提升有利于更高效的实现高阶自动驾驶,大幅提升新功能的迭代速度。

  简而言之,自动驾驶汽车一定要有聪明的“大脑”,而这也意味着,在自动驾驶汽车广阔的发展前景下,自动驾驶计算平台大有可为。

  事实上,自动驾驶计算平台所蕴含的潜力与机遇早已在诸多企业的预想之中,这些企业中不仅有原本便深处汽车行业的整车企业以及零部件厂商,还包含互联网科技与软件公司,在这一技术领域,他们早有产品技术布局,且迅速迭代,如今已走在行业前端。

  要说整车企业中较早布局自动驾驶计算平台的企业,特斯拉必定是其一。可以说,特斯拉Autopilot的出色表现来自于其所使用的AI深度学习算法,而支撑这整套复杂算法的正是特斯拉自研的高性能车载计算平台。

  据悉,特斯拉Autopilot近几年不断进化,其芯片已经经过3次迭代。最早的1.0数据处理单元包括1颗英伟达Tegra和1颗Mobileye Q3.Autopilot2.0则没用Mobileye芯片,采用1颗英伟达Tegra Parker芯片和1颗Pascal架构GPU,2.5版本又多了1颗英伟达Tegra Parker芯片。而值得一提的是,特斯拉最新的FSD计算平台上搭载了两颗自主研发的加速芯片,也即Autopilot3.0硬件,其将逐步取代现款车型上装配的Autopilot2.5硬件。

  零部件企业中,博世同样进行了相关布局。据悉,早在2017年,博世就成立了专门研发域控制器的团队,也是在这一年,其宣布与英伟达达成合作,双方将以英伟达的深度学习软件和Drive PX处理器为基础,共同开发面向汽车制造商的量产型自动驾驶计算平台。在此之后,博世成功开发了计算平台DASy,资料显示,DASy域控制器基础版、DASy增强版分别面向L2级高速公路辅助(HWA)及L3级交通拥堵引导(TJP)功能。

  相对于以上两方势力,互联网科技与软件公司近几年势头较猛。例如百度,通过从L4到L2的技术降维,让高阶的无人车技术赋能辅助驾驶系统,并重复利用传感器、算法算力等资源,推动商业化进程。据悉,早在2017年,百度就与德赛西威、联合汽车电子等合作伙伴开启了自动驾驶计算平台相关合作,计划量产国内第一款车载自动驾驶计算平台。而后围绕其这一计算平台的合作不断扩大,量产商用步伐加快。

  2020年7月,百度第一代ACU(Apollo Computing Unit),也即五仁平台正式量产下线,率先应用于百度与威马联合开发的AVP自主泊车产品中。随后,百度ACU迅速迭代,并获得了包括广汽、长城、现代等国内外头部OEM在内的广泛合作。据盖世汽车了解,如今,百度ACU已拥有三个平台,五个产品,从第一代五仁平台(ZU5平台)、第二代四喜平台(单、双TDA4VM)到第三代三鲜平台(单、双Orin-X),算力从1.5TOPS升级至508TOPS,支持ADAS功能到搭载记忆泊车(HAVP)功能,可以迭代升级且支持停车场自主泊车(PAVP),以及领航辅助驾驶功能(ANP)。

  百度之外,华为在自动驾驶计算平台方面布局也较早。今年4月,华为在上海车展上正式发布了MDC810智能驾驶计算平台,其算力高达400+TOPS,可满足高级别的自动驾驶乘用车及RoboTaxi 的应用场景。而在此之前,华为其实已推出面向不同场景的多款产品。

  据盖世汽车了解,华为目前的智能驾驶计算平台具体产品型号有:MDC 810.有400+TOPS的算力,可以满足L2+、L3、L4、L5应用场景;MDC 610.提供200+TOPS的算力,针对L4场景,主要面向于乘用车;MDC 210.有48TOPS的算力,针对L2+场景;MDC 300F,算力为64TOPS,面向商用车场景,比如矿卡、高速物流以及园区。

  当然,以上只是部分案例,除此之外,蔚来汽车、纵目科技、德赛西威等众多企业的相关布局也在不断铺开,自动驾驶计算平台已成为新一轮技术竞争的焦点,布局热潮正在上演,且仍会持续。

  不只是强大算力,供应商需多方位赋能汽车厂商

  在自动驾驶计算平台的布局热潮之下,算力“军备竞赛”愈演愈烈,这源于自动驾驶计算平台需要强大算力的支撑。从前文的企业案例中便不难看出,企业在对自动驾驶计算平台进行升级的过程中,算力的提升是十分关键的一个维度。

  在盖世汽车近期举办的2021智能汽车域控制器创新峰会上,岚图汽车科技有限公司自动驾驶算法研发总监刘会凯表示:“自动驾驶等级每提高一级,对于算力就增加一个数量级,一般认为,L2需要的算力<10TOPS,L3是30-40TOPS,L4是100TOPS以上,对于L5所需的算力,行业目前则还没有明确定义。”

  日前,我们对当前企业已公布的自动驾驶域控制器产品进行了对比分析,并按照AI算力整理出了自动驾驶域控制器TOP10.具体如下图所示:

637674890452642903486.png

  从中可以看到,排在第1位的是蔚来NIO Adam,其算力高达1016TOPS,已应用于蔚来ET7车型中;纵目科技FDU3.0则位列第2位,其算力可达720TOPS,预计在2022年实现量产;排在第3位的是百度三鲜,其算力为508TOPS,将在2023年量产。

  除此之外,创时智驾iECU 3.0、华为MDC 810、博世DASy 2.0、德赛西威IPU04、华为MDC 610、特斯拉AutoPilot 3.0、大疆D130/D130+也出现在榜单之中,位列第4-10位。其中除特斯拉AutoPilot 3.0早在2019年便已量产之外,其余自动驾驶域控制器量产时间大多集中在今明两年。

  当然,正如前文所说,如今算力竞赛加剧,企业产品迭代速度加快,因此排名也在迅速变动。以百度的三代平台为例,五仁平台具备1.5TOPS算力,四喜平台具备8-32TOPS算力,而三鲜平台的算力则最高可达到508TOPS,正是基于产品的快速迭代,其排位迅速上升至如今的第三位。

  不过,需要指出的是,对于自动驾驶计算平台来说,算力并非唯一考量因素,与此同时还需要做到高能效,同时要方便部署,且安全可靠。这也是那些目前正在努力推动自动驾驶汽车量产的整车企业,尤其是传统整车企业们的重要诉求,在新的竞争业态下,他们急需具备相关能力的企业为它们甚至为整个产业提供技术赋能。

  而按照百度的说法,百度ACU是将该公司自动驾驶相关技术积累和能力,与合作伙伴成熟的硬件设计、生产测试、持续供货服务能力进行结合,共同打造的支撑汽车实现自动驾驶的专用计算平台量产产品。百度开发ACU的最终目的就是将基于AI的自动驾驶赋能给汽车厂商,将其提供软硬件一体的自动驾驶计算平台嵌入到汽车的系统里,并向汽车提供高精度定位、环境感知、决策规划等能力,助力汽车厂商实现自动驾驶的量产。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为多方位赋能汽车厂商,百度目前已和众多行业尖端企业建立了完善的合作生态,形成优势互补,未来计划与更多合作伙伴共同努力,联合打造面向自动驾驶汽车量产的多款专用计算平台。


转载地址:https://www.mingyujixie.net/zhinenghua/2458.html

标签: 自动驾驶